埃克森集团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行业动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欧洲海上风电报告2019》之产业动态和供应链情况

发布日期:所属栏目:行业动态

近日,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风力机械分会组织人员编译了《Offshore Wind in Europe Key trends and statistics 2019》,《欧洲海上风电报告—2019年重要趋势和统计数据》产业动态和供应链情况内容如下。


风电机组制造商Siemens Gamesa可再生能源(SGRE)

2019年,SGRE在欧洲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容量中占比62%。新增并网风电机组323台(均为SWT-7.0-154机型),安装在英国的三个风电场(Hornsea One、Beatrice 2和East Anglia Offshore 1),以及德国的两个风电场(EnBW Albatros和Hohe See)。

SGRE的新机型(SG 8.4-167DD)将于2020年安装在比利时的Mermaid和Sea Star海上风电场,目前正在进行基础施工。

2019年11月,SGRE推出了其最新机型SG 193-10MW的首台样机机舱,预计在2022或2023年投入商业应用,届时将安装在荷兰Hollandse Kust Zuid海上风电项目上。

MHI Vestas海上风电(MHI Vestas)

2019年,MHI Vestas在欧洲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容量中占比28%,新增并网发电机组分布在比利时、丹麦、德国、荷兰和葡萄牙这5个欧洲国家。所有机组均采用164m叶轮直径,按业主要求机组铭牌功率从8MW到8.4MW不等。装机最多的是V164-8.4MW机型,在Norther(比利时)和Deutsche Bucht(德国)合计安装75台。

MHI Vestas 的V164-9.5机型,将于2020年安装在Northwester 2(比利时)和Borssele 3&4(荷兰)海上风电项目上。并将于2022年在Arcadis Ost 1和Baltic Eagle海上风电项目中安装叶轮直径为174 m的新型抗台风机组。

GE可再生能源(GE)

2019年,GE在欧洲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容量中占比7%,新增并网风电机组42台,为Haliade 70-6MW机型,安装在德国Merkur海上风电场。

2019年11月, GE首台Haliade-X 12MW样机在鹿特丹港口(岸上)安装。该样机创造了24小时发电262MWh的记录,已与荷兰公用事业公司Eneco签署了售电协议。

SSE和Equinor于2019年9月宣布,将在近期从英国竞拍中赢得的三个Dogger Bank风电场(规模分别为1200 MW)上使用GE Haliade-X 12MW机型,这三个风电场预计在2024/2025年启动建设。

Senvion

2019年,Senvion在欧洲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容量中占比3%,16台新增并网发电机组用于德国Trianel Borkum 2海上风电场。

从欧洲海上风电累计装机情况看,SGRE位居榜首,装机容量占比达68.1%(见图12)。MHI Vestas是欧洲海上风电第二大整机供应商,占比23.5%,然后是Senvion,占比4.4%。截至2019年底,这3家整机制造商占欧洲海上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的96%。


02

风电场开发商


2019年,沃旭(Ørsted)和全球基础设施合作伙伴(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在欧洲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中规模最大,每家占比分别为17%。其他业主包括:Vattenfall(10%),Northland Power(7%)和EnBW(7%),份额均超过5%。前五家合计,占2019年欧洲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容量的58%。

截至2019年底,沃旭(Ørsted)在欧洲海上风电累计装机中份额最多,占比16%(图14)。RWE在收购Innogy和E.ON可再生能源全部风电资产之后,以12%的份额位居第二。然后依次是Vattenfall(7%),Macquarie Capital(7%),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4%)和Northland Power(4%)。这前六家开发商合计占欧洲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的50%。


03

桩基结构和基础


2019年,单桩仍然是应用最多的桩基结构类型,占当年新增基础的70%。其次是导管架结构,2019年East Anglia Offshore 1安装了65台三桩式导管架,占当年新增基础的29%。

2019年,Windfloat Atlantic Phase 1项目安装了一台半潜式漂浮式基础。一台半潜式多机组漂浮式平台样机(Wind2Powre)在西班牙完成了测试,该样机试验属于WIP10+项目的一部分。

2019年,从欧洲海上风电基础供应商方面看,Sif公司提供了大约50%的桩基,其次是Lamprell(19%),然后依次是Navantia-Windar Consortium(11%)、Bladt(10%)和EEW(9%)。在Windfloat Atlantic Phase 1漂浮式项目上中,ASM 提供2套半潜漂浮式基础,Navantia-Windar Consortium提供1套驳船式基础。

截至2019年底,单桩结构仍然是安装量最大的桩基结构,累计安装4,258台(占比81%),其中包括已安装未并网的情况。随着2019年Beatrice 2风场的建设,导管架基础的市场份额有所增加(占比8.9%)。

其他桩基结构累计安装情况分别为,重力式占比5.7%,三脚架式占比2.4%以及三桩式占比1.5%。


04

电缆


2019年,阵列电缆(风电场内风电机组之间以及连接到主变电站的电缆)市场仍然由三家电缆公司主导。

JDR Cable System公司2019年市场份额超过四分之三,占比78%。该公司首次将66 kV动态电缆应用于葡萄牙的Windfloat Atlantic漂浮式海上风电项目。

NSW技术公司和Prysmian公司年度市场份额均为11%。

2019年,NKT集团继续占据送出电缆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55%),当年建设了6个风电场的送出电缆并带电。其后依次是Nexans (18%),Prysmian (18%),LSCable & System(9%)。JDR当年没有投运的送出电缆项目。


05

施工船


2019年,至少有12家船舶公司活跃在欧洲海上风电项目上,服务于基础、机组、阵列电缆、送出电缆的安装施工。

基础施工。创新设计的重型自升式安装船(Geosea)服务的风电场最多,为德国的EnBW Albatros和Hohe See海上风电场,以及为比利时的Mermaid和Seastar海上风电场,提供了基础安装服务。Jan de Nul、Seajacks和Van Oord施工船,分别完成了1个风电场的单桩基础施工。完成Deutsche Bucht风电场和Deep Cygnus(Volstad Maritime AS沃尔斯塔德海运公司)风电场单桩基础施工任务的Scylla(海上吊装船),被用于Windfloat Atlantic漂浮式海上风电场首套设备的安装。

机组安装。2019年,共有10个海上风电场完成了风电机组安装及并网。丹麦海上风场服务提供商Fred Olsen Windcarrier安装业绩最高。该公司“Brave Tern”和“Bold Tern”自升式施工船为德国的EnBW Albatros风电场、Hohe See风电场,以及英国的East Anglia Offshore Wind 1和Hornsea One风电场提供机组安装施工服务。比利时Jan de Nul、荷兰Van Oord和丹麦A2Sea船舶公司,各自完成了2个风电场的风电机组安装施工,而Swire Blue Ocean公司完成了英国Beatrice 2风电场的风电机组安装施工。

海底阵列电缆敷设。Boskalis Subsea完成了East Anglia Offshore Wind 1和EnBW Albatros海上风电项目的海底阵列电缆敷设。荷兰海工船东Van Oord的第一艘电缆辐射船Nexus号,为Deutsche Bucht和Norther海上风电场提供了服务。Seaway 7服务于Trianel Windpark Borkum 2风电场。

送出电缆施工。Tideway公司的Livingstone号电缆敷设及多功能施工船为Mermaid和Seastar海上风电场敷设送出电缆。Van Oord公司的Nexus号电缆敷设船完成了Deutsche Bucht风电场的送出电缆敷设工程。DeepOcean公司首次为漂浮式海上风电项目提供服务:投入T1 Trencher挖沟船参加Windfloat Atlantic漂浮式海上风电场项目施工。





信息来源:北极星电力新闻网